首页 现代365bet手机网_365bet真人_赌球网站365bet 民国情缘 天边的流星

第三十五章 结草携环

天边的流星 黄衣青衫 2055 2019-01-08 23:55:48

沈光楣把带回来的兄弟都安置好了,大家回来的情绪都很高涨,将那些天在外受冻挨饿的阴暗情绪一扫而过。沈光楣打从心眼里高兴,或许他自己就是个悲伤主义者,他总能察觉到自己笑容背后的苍凉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也抽上了烟,动作娴熟,干净利落。摸摸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,刺得手疼,头发也是疯狂生长,现在都能被风吹得飘起来了。

孔俊义边走边扯下手套,"嘿,我们准备好了。""

沈光楣搓搓烟头,直至捻熄扔在一旁。"我去办点事儿。"这么多年的默契使孔俊义明白他想去做什么,沈光楣看见飞机场周围的杂草都已经长高了很多,他弯下身子,精心挑选了一根最好看的最结实的,使劲儿一拔,整根都被他扯起来了。"你下手轻点儿,等会李叔得骂人了。"孔俊义远远道。

沈光楣会心一笑,"就扯他一根杂草,他还那么小气不成。下次,我不给他带机油了。"沈光楣往自己的手指上缠绕,自己做了一个简单朴素的戒指,心想,应该可以吧?

"嘿!就你这个戒指就想骗个媳妇儿回家啊,还真是个傻媳妇儿啊。"孔俊义视力极好,他将沈光楣的举动尽收眼底,趁机嘲笑他这般粗制滥造的手工艺。

沈光楣也不理会,得意洋洋地背朝着空中挥手,心满意足地大步往前走。爱也好,自私也好,依赖也罢,他就想这辈子缠着她了。

鱼凤生此刻还坐在小屋的门槛上,不知为何,她就是喜欢这门槛,坐在这儿很踏实。黄兴回来并没有第一时间找玉莲,队里的事情太忙,他不能在没有确定之前给玉莲希望。所以,玉莲也乖乖地待在家,看着书,陪着凤生,时不时地看她两眼,人还在那儿坐着,就是让人感觉踏实的。

"咚咚!"不停地敲门声打破了两个人的平静,凤生和玉莲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消息,向往常一样开门。推开门的一瞬间,凤生呆住了。"我不是在做梦吧?""

"你是活的?""

沈光楣失笑道:"那我还能是死的?""

"啊!"凤生高兴地跳到沈光楣的怀里,沈光楣也紧紧地抱住她,这是比坐在门槛上更踏实的事情。他有力的臂膀告诉她,他活着回来了,真真地出现在她面前,平安无事。玉莲听见声儿,赶紧放下书往外奔,看见两个人相拥的情景,她也感动落泪。想问黄兴的消息,也只好忍住不开口。

玉莲拢拢自己的头发,不安地四处乱看。等两个人平复了心情,光楣才道:"不用担心,等队里的事忙完了,他就会来找你。"说完,沈光楣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毕竟是他把事情都推给了黄,孔二人,自己来处理私事。玉莲懂事地进里屋为他准备茶水,留下他俩独处。

"咳咳。"鱼凤生又露出了小女儿姿态,不知道自己的手该如何放置,故意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沈光楣也在脑海里疯狂寻索着如何开口,他把头别过一边,却一手递给她自己编织的戒指,"这个送你。"凤生又是激动又是欣喜,期待地看着他害羞的样子,"我的?"沈光楣重重地点头确认。

鱼凤生缓缓接过戒指,触到他发烫的指尖,就像触电般一股热流窜过,虽然她在心里承认刚刚她是真的想抓他的手来着。心有灵犀般,沈光楣迅速从她手上拿回戒指,抬起她的手道:"我给你戴上。""

是无名指!鱼凤生惊奇地看着他给自己戴戒指的地方是无名指,"这?""

"听着,我要带你走,带你离开南京,以我太太的身份。"沈光楣坚定地看着她清澈的眼眸,她黑白分明的眼珠难掩激动,"我···我···真的可以吗?"凤生喜极而泣。

"你确定要我做你的妻子吗?"鱼凤生反复确认他的答案,"可是,你不是说···""

"对不起,是我太傻了。我以为,我可以不爱你。我可能给不了你一个像样的婚礼,可能给不了你一个安稳的家,可能尽不了我一个做丈夫的责任。""

凤生一个劲儿地摇头,"没关系没关系。这都不重要,只要你活着好吗?我只要你活着,无论你在哪儿,只要你活着,我这一辈子都是你的。"凤生的心情是一样心爱的东西失而复得,她一头猛扎进他的怀里,她这一辈子的孤独感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强烈过。明明是拥有,但怎么都不踏实。

光楣喝着玉莲替他煮的白粥,碗里尽是水,颗粒少得可怜,他什么话都没说,一个劲儿地喝着,香喷喷的啊。可他心里在落泪,她们俩应该在家受了不少苦。刚进屋的时候,他就发现少了很多东西,家里没剩什么了。两个姑娘瘦了一大圈,原本饱满的身躯穿着漂亮的旗袍尽显风情万种,然而现在,旗袍空了不少···

光楣给她们俩讲述战场上的趣事,讲黄兴闹出的笑话,逗得她俩直笑。其实并不是他讲得有多生动,也不是笑话有多好笑,而是他们平平安安地回来了,他们活着回来了,就值得笑。

凤生看着他略显沧桑的眼神,那眼神是见过大风大浪后的平静,是藏着破碎不堪的山河,再也不是当初见他的温柔如溪流了,多添了一份成熟。她反倒希望他讲些他们遇到的困难,他遇到的不好的事情,她想替他分担一些。可是他不会说,她也不会问。

"你们等会儿把东西收收,我们一起去队里。过两天,一起离开南京。"沈光楣正色道。

"我们也可以跟着你们走吗?""

"当然,你们是家属啊。空军家属有这个待遇。"沈光楣道。空军家属?鱼凤生察觉到光楣话外的意思,她忽然想问问他,是因为真的爱她而娶她还是因为想救她,这二者之间毕竟有本质的区别。沈光楣也察觉到凤生的异样,他自觉刚才说错了话,他关切地看着凤生的脸色。

凤生明媚地笑笑,光楣这才释怀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